光影里的发展印记(改革开放40年·亲历变迁(11))
发布时间:2018-12-15 17 来源: 互联网 浏览量:25

  图①:1979年冬,黑龙江省黑河市王肃电影院门前,人们排队买电影票。

  资料图片

  图②:2013年11月24日,石家庄一家电影院中的观众正观看3D大片。

  陈建宇摄(人民视觉)

  电影《海王》刚刚上映,杨伟东便带着7岁的儿子杨天然来到家楼下的4D电影院,准备一饱眼福。提前在网上买好了电影票,父子俩在影院门前的自助取票机上轻松取票,又在影院门口买上儿子爱吃的爆米花。影厅门口,工作人员为他们提供了特制眼镜,一场愉快的观影之旅就此开始。

  今年51岁的杨伟东是地道的哈尔滨人,从小酷爱电影。“按现在的话说,我就是个‘电影发烧友’。”杨伟东家住在曾经的马迭尔电影院(如今为马迭尔宾馆)附近,“那时电影院里不像现在这样提前公布上映影片,很多影片是临时播放的。每天6点,我都会在阳台上看影院门口的白炽灯亮不亮,如果亮了,便会兴奋地跑下楼。”

  “那时候电影太少、太经典,我连台词都能背下来。”杨伟东说,小时候最爱干的事,就是将四处求得的电影票一张张铺满床,“那时候一个月可能只有2到3部电影上映,只要有喜欢的,我会反复看五六遍。听说有新电影上映,更是会兴奋得睡不着觉,有时为了一部新上映的电影,我能从城东走到城西。毫不夸张地说,每次看电影就像过年一样高兴,这些电影是我纯真年代最美好的记忆。”

  哈尔滨这座城市与电影院有着很深的缘分。1905年开始,电影院这个新生事物在这落地生根。科勃采夫电影院、亚细亚电影院……

  尽管如此,“那时电影种类和放映场次还是比较少,电影票更是一票难求。在亚细亚电影院售票处,我总是踮起脚、伸长脖子,小心翼翼地把二三毛钱的钞票伸进购票的小窗口,期待着电影票从窗口递出来。一张影票,可以用来交换任何你能想到的好东西,包括每个孩子都想要的糖果和玩具。”杨伟东回忆道。

  除了影院,还有一种更平民化的观影方式——露天电影。“许多人的仲夏夜,是在公园里看露天电影度过的。尽管只收一毛钱,学生们想天天看还是看不起,为了省钱,我和同学经常趴在公园墙头‘蹭看’,脚麻、腿酸也浑然不觉,只为那一幕幕精彩片段。”

  如今,杨天然已经学会了在网上买票,对于父亲过去要在窗口排队买票和走好几个小时去影院的经历,他并不大理解,在他看来,到家楼下的电影院看场电影,已经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了。可供选择的影片也五花八门,自己想看什么类型的都能满足。

  “以前要么是硬板凳,要么干脆站着。现在的观影体验更舒适了,宽大的沙发椅,安静雅致的场地,好电影一场买不到,下场总有座。荧幕是大宽屏,还有4D、VR等高科技。”谈起40年来的变化,杨伟东很感慨。

  从一票难求到看啥都有,改革开放丰富了人们的选择,可人们对电影的追求和热爱有增无减,电影对人们的影响依然深邃而悠长。

  

  版式设计:张芳曼

Copyright © 2012-2019   www.ly12888.com    版权所有   

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,文字、素材、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,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,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。

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您及时与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!